EN [退出]
波兰>中国新闻

_政策规矩多:辽宁3岁患儿社会救助遭遇“卡壳”

2017-11-20 01:29

新华网沈阳8月12日电(记者孙仁斌)辽宁省朝阳市一名儿童因先天性别畸形出生3年仍难分男女,家境困难的父母为给孩子治病无奈寻求社会帮助。然而,3年多来,由于计生、新农合等部门的政策门槛难以跨越,政府部门表示“爱莫能助”,众多爱心志愿者也被挡在门外,引发社会关注。

姜可心的家在朝阳北票黑城子镇小城子村。近日,记者跟随朝阳市魏国升爱心团队的志愿者们一起来到这里,看望可心。一处简陋低矮的屋舍就是可心的家,远远地,就看到3岁的可心趴在窗户上向外张望。看到来了很多人,孩子有些羞怯,躲在妈妈韩颖身后,不肯出来。从外表看,可心和普通孩子并没有什么特别,只是稚嫩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这个年龄的孩子不该有的忧郁。

韩颖说,3年多来,可心和她寸步不离,“一离开我就哭,没有安全感。很少和小朋友们玩,感觉自己和他们不一样,有些自卑。”

2010年2月25日,小可心出生,因性别畸形,亲属建议让其“自生自灭”。韩颖割舍不下,坚持将孩子养育下来。除性别畸形外,可心的上腹部长有两颗肉瘤,肛门狭窄,排便困难。

“小便失禁,一天24小时都要垫着尿不湿;大便就更困难,每到排便时,孩子都难受得哇哇大哭。每天不敢吃太多主食,只能多喝点牛奶。”说起可心的成长经历,韩颖的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。

可心的爷爷患有脑血栓,常年瘫痪在炕上;奶奶智障,全家人只能靠可心的父亲姜立秋一个人打工维持生活。走进空荡荡的厨房,记者只见到几个空的碗碟,墙角堆着半袋大米和半袋面粉,碗架上有一点豆角和茄子。

“这些都是邻居和社会上的好心人送来的,吃完这几袋米面,接下来的口粮还没有着落。”姜立秋说,这几年给父母看病吃药,家里债台高筑,前几年下大雨,房子倒塌,现在的房子还是乡亲们一砖一瓦帮忙凑合着搭起来的。

姜立秋和韩颖属未婚先孕,镇里的计生办提出需要缴纳2.5万元罚款才能给可心上户口。姜立秋说,整个家庭的担子都压在他身上,实在交不起这些罚款。

因为没钱交罚款,3年来可心一直是“黑户”,没有户口,也无法参保新农合。就这样,给孩子看病的事情耽搁了下来。

今年4月份,在当地志愿者的帮助下,镇政府给可心解决了户口问题。然而,由于错过了当年参保新农合的截止时限,可心今年治病再次成为难题。有些医疗常识的志愿者告诉记者,可心的病如果要治愈,至少需要花费10万元到20万元。

“爱心志愿者的力量是有限的,单纯依靠我们,短时间内筹集这么多钱很困难。”志愿者魏国升说,“如果能有新农合的支持,报销一部分,问题就会简单得多。”

带着大家的疑问和期望,记者来到北票市卫生局,北票市新农合管理中心主任王海珍告诉记者:新农合每年只能在10月至12月期间参保,目前,可心的情况只能等到今年10月份参保,明年起看病才能享受新农合补贴。

辽宁省卫生厅基层卫生处处长董方印证了北票市卫生局的说法,新农合参保,只能在规定时限内完成,“我们也爱莫能助,错过了只能等来年,这个口子不能开。”

采访中,一些志愿者对此提出疑问:“父母未婚先孕违法,但不交罚款就不给孩子上户口,等于父母犯错让孩子承担后果,有些残酷。新农合的政策规定有其合理性,但如此"铁板一块"难免不近人情。”

如今,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和可心的医药费,姜立秋辞去了原来在家附近矿上的工作,每天往返100多里地,到一处工地上打零工,“这样一个月可以多赚500块,能多贴补一些家用。”姜立秋说,他特意跟矿上商议,只上夜班,这样白天回家还可以再料理下家里10多亩农田,增加一点收入……

“生活上再苦再难,我们都能忍,孩子的病总这样拖着太让人揪心。”说着,妈妈韩颖的眼泪又流了下来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up6ra.szielang.cn/system/20171115/ns15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20 01:29

80电影  心悦俱乐部客服电话  丰胸产品十大排名品牌  深圳拓展  志邦橱柜是上市公司吗  19楼装修  中岛美嘉雪の华  宝马m5  韩晗的爷爷是谁  硬下疳图片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政策规矩多:辽宁3岁患儿社会救助遭遇“卡壳”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榆林女主叫马欢欢的小说_研究报告称乙醇汽车产生的污染不少于普通汽车